当前位置:百安邦职场小说大起底:你真把它当职场宝典?官场职场小说
小说大起底:你真把它当职场宝典?官场职场小说
2022-07-11

作家开始集体转型?

无论是以铜、以古还是以人为镜,随时,皆有所悟。

迅速走红,也迅速沉寂,这算是当代小说的集体宿命吧。

于是,一些人把小说当成了求职指南与工作宝典。

在作家叶兆言看来,根本不值得小说家去描写,因为反腐必须要靠法律,靠制度。不过话又说回来,有一些反映现实或者说潜规则的小说,通过出版以及改编电视剧的方式公之于众,总比完全包在纸里继续黑幕来得好吧?

有规则,即有潜规则、明规则,、职场如是。

当代的小说作者大多具有从政经历,把自己对从政经验的体验和观察,在作品中展现出来,对远隔普者而言,具有很大的吸引力。

天于有,有生于无。

时代,众人皆然。

在一些评论家眼里,小说仍然只是一种消费型的文学,对于、廉政影响有限,也并无太多文学上的建树。

而王跃文本人也被冠名为“小说家”。因小说出名后的王跃文自称:“文坛中人说我是官人,中人说我是作家,用时髦话说,我是边缘人。”

黑色的眼睛,同样能寻找。

事实上,小说的畅销离不开当下的文化。

转型

在一些评论家眼里,小说文学性上无疑是“贫血”的,更谈不上建树。

功过,后人评说。

作家肖仁福接受采访时称,十多年前小说热了之后,一些没有生活的作者就结合先前小说里的数,再加上道听途说和凭空想象,一些所谓的“小说”迎合市场,弄得随处都是小说。

事实上,除了窥探,中人还想从小说中寻找“职场秘籍”,这也符合传统文化对的认知。

疑问

古,楹联识文人;今,谚语映社会。

事实上,小说家之所以对小说有独特的视角和笔法,这主要与小说作家多年在的经历有关。

有网站更过分,将一些小说直接包装成“中人必读的十二本书”、“入仕必读书”、“晋升必读书”等。

争议

窥探

存在皆合理,小说出世亦如此。

有人在为小说热叫好,也有人在疾首。不论称赞还是,要让小说和其它小说品种一样,回归正常的文学创作,这才是根本。

顶峰

热过的背后剩下什么?

朝闻道,夕死可矣!

赞评

这些作品在过去清一色的其他文学题材面前,直白地展现了保守与、谋私与为公、与反等多种矛盾冲突,写出了正面力量的豪壮与时代的正气,满足了读者对的窥视欲,当然也赚足了眼球与钞票。

但问题是,在出版商取得巨大利润和读者好奇心满足实现以后,作为文学,还剩下什么?

当代小说起始

从严格的意义上说,所谓小说并非是“文学题材”的一种命名,而主要是“文学销售”方面的一个分类。

畅销离不开当下文化

河南商报政务产品采辑部 出品

汉代贾谊关注的是鵩鸟,现在作家倾心的是自己的作品。

君子检身,常若有过。

其实,小说热无非有两个重要原因:一是满足了人们窥探的;二是近似于职场秘籍。

小说之热,孰好孰坏?我们不应简单、轻易、过早地盖棺。

不过,谈起人们对小说的,王跃文认为,当下的种种都不足够否定文学,目前中国的文学界,特别是文学界对文学的轻蔑和鄙薄,丝毫不了这类文学的存在意义。

因这本书的热销,作家黄晓阳以430万元的版税位居2012年第七届中国作家富豪榜第13位,黄晓阳本人也被贴上了“小说作家”的标签。

作家王跃文曾表示,本质上还是要看作品的文学价值高不高。

还有小桥老树的《侯卫东笔记》、王晓方的《公务员笔记》和《驻京办主任》、王跃文的《苍黄》等。

为啥公务员考试年年火爆?就因关注度高,如今只要与沾边的事都将成为关注的热点之一。

谁让古人把“”叫做“宦海”,意思就是其中的学问像海一样深,这说明人们对这一职业的。

机关企事业单位人员居多

小说作家并没有闲下来,他们陆续开始转型。比如,王跃文潜心6年创作的《爱历元年》更是从“跨界”到了情场。

就像有人说的,如果小说就是意淫中国,给读者一个缥缈的亮色未来,那么这样严重脱离现实土壤的文学之花,早晚会有面临枯萎的一天。

黄晓阳接受采访时说:“我的《二号》,我希望有的读者能读明白的,只是这样一句话:‘王者伐道,智者伐交,武者伐谋。’而不是很多人看到的阳谋和厚黑。”

然而,小说绝不是升职的宝典和秘籍。

一些评论家认为,当前一些比较流行的小说,没有写出事象背后的反思意识、等。

正如王跃文曾在一次新书发布会上所说:“我希望有一天,小说再也没有人买,没人看,那一天就是中国廉洁的一天。”

不过,王跃文并不认同转型。在他看来,除了小说,他还写过很多不同类型的小说,并不认同用小说内容划分作家的写作题材,这是一种。

不过,细心的读者会会发现,知名作家出版的题材小说越来越少。作家黄晓阳、王跃文、浮石、许开祯等已开始转型。

一部《二号》,让作家黄晓阳登上中国作家富豪榜,再让小说成为热点。

石可破也,而不可夺坚。

随后,这类小说犹如燎原之势,在中国的文学出版界刮起了一阵小说风。

但有观点认为,小说将逐渐崩盘,为热销的小说泼了一盆冷水。

小说也一样。

黄晓阳在接受采访时表示,如果有规则存在,就一定有潜规则,甚至有反规则。

当“拿来”成为众心态,一切皆需实践。

小说作家洪放曾表示,小说不是“诲官书”。小说展示的不是一个个经验,而是一出出悲剧。

虽然这个“段子”形容得比较过分,但从另一个侧面也是对中一些人的真实写照。

编辑:河南商报 朱万龙

网上曾经流传着这样一个黑色幽默“对联”——上联:上级压下级,一级压一级,级级加码马到成功;下联:下层蒙上层,一层蒙一层,层层掺水水到渠成。横批:和谐社会。

对这项调查的科学性姑且不考究,但可以让大家明白,小说的阅读人群以机关企事业单位人员居多。

潜规则引发小说热?

小说并非现实教科书

在小说家看来,是不仅个大,还是个斗兽场,各色人等各怀心态,正直、、、阳谋,都成为小说家的素材,才使得王跃文之后,陆天明、周梅森、黄晓阳、张平、阎真、小桥老树……一大批作家投身到小说的写作中。

未来小说无人买 彰显廉洁

因为公务员成为大学生求职中的热门,很多小说都打出了秘籍、权谋宝典之类的口号。

事实上,很多人对和官员的关注程度,不亚于世界杯足球比赛。

评论家白烨曾称,小说中可能不乏比较好的作品,但却常常被更多一般化的和不好的作品遮蔽和覆盖。“这样一个高作品总量,未必是社会阅读所切实需要的,很大程度上是出版商瞄着市场做出来的,因为不约而同,相互跟风,造成了小说从畅销到泛滥的状况。”

从不可触碰的禁区到成为社会热点,小说畅销十几年,可谓读者众多,但是负面评价也很多,这类小说终将在市场上隐退,其功过也将如过眼烟云。

至哉彼上人,冰霜凛规则。

而当代小说作为一个名称正式提出来,缘于王跃文的长篇小说《国画》出版之后,大家给这部小说冠名为“小说”。

据某调查显示,喜爱看小说的人中,党政机关公务员占到30.5%,工商企业工作人员占27.1%,事业单位工作人员占20.3%。

不可否认,多数小说内容来源于真实社会素材,甚至可以说有的小说就是某些作家根据某些官员的事例改编而成的。

评论家雷达曾说过,小说畅销不衰这一现象不容忽视,需要对其进行深层思考。

中国文人骨子里讲究的是“学而优则仕”,这种文化或传统文化,可以说在某种程度上就是当代社会的“主流人生”。

不少作家认为,小说作为一种写作倾向,目前还多是一种与社会热点相对应的“文化现象”,它拥有相当多的读者受众,有着充足的“文化气场”。

阅读

可以说,小说这个名词算是近代的产物。

作家黄晓阳以430万元的版税位居2012年第七届中国作家富豪榜第13位

有深刻文化内涵的作品,时间会经过。

像《侯卫东笔记》系列,内容从一个刚毕业的大学生写起,从村镇干部到省级,随着主人公侯卫东的10年升迁之,逐层揭开中国村、镇、县、市、省现状。

小说之所以能登上畅销的舞台,就是因为它在诞生时就是迎合了所谓的“市场”。

变化兮,固无休息。



这正是:有一点,就让这冲破,的未来。

创作

像陆天明的《省委》、张平的《国家干部》、周梅森的《正道》、陆仁《潜规则与权规则》等。

几年前,如果走进哪个机关或者事业单位,能看见不少人的办公桌上摆放着一本小说。

分类

创作者因小说登上富豪榜

黄晓阳《二号》的副标题是:当官是一门技术活。言外之意,这句话告诉读者,当官是需要技术的,在“混”,你必需了解和熟悉这里的规则。

有小说家认为,公务员人群读小说,其心态无非有两种,一是读自己,想将自己熟悉的生活与小说进行对照,看写得真不真实;二是把其当作“教科书”来读,寻找到更为实用的“职场秘籍”。

有定义称,小说其实是民间通俗的说法,是作家以独特角度观察以为核心的大活、执政能力和社会现实,以及中国文化和文明的现状与进程。

1998年,在工作过多年的作家王跃文写成《国画》。随着小说出版,作为描述、官员生活、较量的这一类小说的名词,小说的名字开始被大家记住。

平常,只有陌生的东西才会引发大家的好奇感,对当下现实生活中的来说莫不如是。

可以说,这给近年来一度沉寂的小说注入了“兴奋剂”,与《侯卫东笔记》等类小说一起,再度让小说走在了畅销书的顶峰时代。

文学评论家孙郁曾这样谈论小说的热销:“人们喜欢看小说,一是证明了社会上官本位意识的浓烈,二是中国社会中生活对日常生活的影响力依然强大。”

像小桥老树,真实身份是重庆永川区市政园林管理局副局长;肖仁福曾当过多年的市财政局办公室主任等。

追溯

《二号》第一部出版时,作家黄晓阳就曾透露,将不再以小说形式描述了。后来,黄晓阳的《职场二规制》受到读者的欢迎。作家许开祯继沉潜3年政商关系,写出了《关键运作》等小说。

作者:河南商报记者 郭富收

事实上,所谓的小说分类与文学无关,它只是销售上的分类。

其实,小说热实在是一种复杂的文化现象,所以,中国作家对小说的情有独钟,小说在文学界的也可谓“独树一帜”。

毋庸置疑,小说畅销是出版商的逐利本能的结果和读者关注兴奋点的高度叠合。

“小说”只是销售分类

而且,内容基本上都是揭露的和斗争,涉及权、钱、色交易以及罪案调查,尤其涉及,是读者十分感兴趣的内容。

小说热销的背后,人们对小说的争议也从来没间断过。

多数人认为,小说多是以写权钱色交易为主,在格调上过于侧重权谋和厚黑学,有教人学坏之嫌。

小说的名声伴随着追捧与诟病一同面世。

目前,公务员队伍和体制化内容,已成为社会生活中的重要组成部分,当然就应现实的文学创作所表现出来的文化内容。

样本

读书人不一定都要做官,但为官者必须学习。

过去十几年,小说一直有很大的市场,而且屡出名家和畅销书,尤其是当年《二号》面市后,更是受到诸多读者追捧。

从出版《国画》算起,小说已经热了17年。

想起古人踏上到异地做官,有时会带上一本手抄小,里面记载着当地的风俗人情和有名望的乡绅,甚至记载有、同科或者师长名录,也算是一种职场秘籍吧。

对普通人来说,中国相对不透明的,不仅给了作家们尽情发挥想象的空间,也满足了读者的窥探。

因为小说走红和热销,让创作者甚至登上了作家富豪榜前列。当然,也让小说再度走在了图书销售的顶峰。

反腐须要靠法律而不是文学

但从实际情况看,现在小说之所以受欢迎,乃至畅销不衰,却是迎合了当今社会的一种文化需要或需求。

浮华散尽,返璞。

如今,哪个地方或部门的主要领导干部尤其是一把手官员,如果长时间不露面,就会立即引起的众多猜想。

作者多在做过“官”

非学无以广才,非志无以成学。

可也正是这种叠合,造就了一大批小说的问世。

普者爱看小说,因好奇和窥探欲,一些生活在中的机关领导和公务员也爱看小说,甚至有的刚踏上的机关事业单位人员,当成自己的教科书,未免太过于认真。

这同样也是作家王跃文最担心的一种误读,在他看来,小说不是“教科书”,只是作家对一些社会生态的一种文学表达,这是每一个中国人面临的强大与尴尬的现实生活,也是我们一种深切的文化记忆。

希望

更重要的是,处级以下的科级公务员与普通公务员,都面临如何升迁的问题,而小说正好为他们提供了一个了解规则的渠道。

就连黄晓阳本人也曾说:“《二号》给我带来了很多意外,其中包括经济收入。这部书所缴纳的个人所得税,可能超过了此前我所有收入的总和。”

文学界一般认为,中国的小说起源于清末的“黑幕小说”,如《二十年目睹之怪现状》、《现形记》、《 孽海花》等。